伤害小说文学>灵异科幻>路过被嗦无助 > 四 谈恋爱
    恋爱中的人一看便知。哪怕谢若虚这般不注重外形的人,只因燕谓南夸他一嘴皮肤白,便购入人生中第一支防晒霜。他请女同学帮忙修眉,害得人家大惊失色。他的淘宝购物车里不为人知的多了几件穿搭博主推荐的衣服。配得上小南吗?其实从小被公认为美男子,他仍然惶惶不安。

    “哥们儿,能不能把你脸上的淫笑收敛收敛?”跑操时朋友揶揄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不,”谢若虚贱语气很贱,“我恨不得在时代广场大屏幕上投放‘谢若虚和燕谓南谈了’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啧,说起来你们两个谁在上面?”这是逃不过的话题。

    “我的尺寸你见过,你觉得呢?”谢若虚挑眉。朋友讪然一笑,女娲真不公平,凭什么有人长得好看,鸡巴又一骑绝尘的大。

    “我们还没做过,太早了,等大学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别装纯爱战神,我愿赞助你一盒套套。跟你说万一人家没多久腻了分了,你哭都来不及,上哪再找个这么极品的打炮对象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吧你,猥琐男。”

    三圈嘻嘻哈哈地跑完,谢若虚额头上微微冒汗。他正和三五朋友并肩走回教学楼,从身后伸出一只手递给他一包湿纸巾,无疑是被众人拥簇着的燕谓南。相比之下健壮少年出的汗就有点多了,简直像抹了精油。谢若虚接过纸巾,却转身帮燕谓南擦起汗。周围人纷纷退开,远远观摩小情侣令人牙酸的举动。

    “对了,周末要不要一起看电影?”燕谓南提议,他上网搜了情侣约会项目,发现看电影出现频率极高。他以前在美国跟白人谈恋爱总直奔主题,没搞过弯弯绕绕,但也许因为回国生活太无聊,要找点乐子,他并不想以同样的方式对待谢若虚。

    “好,好……好。”突如其来的口吃,谢若虚尴尬得要命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?”燕谓南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你来决定就行,我随便。”

    “星期六晚上6点不见不散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次约会,谢若虚的期待仅仅是和燕谓南接吻。他选择穿白衬衫和灰黑色休闲长裤,清瘦少年永远不会出错的打扮,某个时尚博主说的。新买的两件有质感的衣服当真效果显着,不会让他看起来像销售,而是干净清爽。在傍晚的微风中,发丝飞扬,衣袂翩翩,少年骑单车奔赴他的所爱。

    购物中心一楼的山姆会员店旁,燕谓南穿着宽松休闲黑西装,里面是灰色连帽衫,直筒牛仔裤裹住他笔直的腿,脚上一双银色3xl老爹鞋。他随意站在原地,有人偷拍,有人请求他合影,他笑着搂过别人,留下一张张影相。谢若虚看在眼里,不知怎的,他想用颓靡来形容这幅画面,简直和给钱就接客的妓女没两样。可能你觉得太夸大其词,不尊重人,可你要是亲眼所见,难免深有同感。燕谓南似乎很疲惫,眼底淤青遮掩不住,那些笑容和逢迎已形成肌肉记忆,好似人偶表演着完美。

    见人来了,燕谓南招手示意。谢若虚把糟糕想法抛之脑后,小跑过去道歉:“路上等太多红绿灯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才到几分钟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感觉你今天状态不对?”谢若虚很担忧。

    “没,我们先吃点东西电影差不多就开场了。”他主动牵起谢若虚的手。